浪漫

有时候看艺术家,音乐家,总能看到一种油然而生的乐观,一种莫名而来的感染其他的人的气质。今天看高晓松的母亲,张克群,她说因为她早年在石油部松辽勘探局工作,所以儿子叫晓松,后来去了江汉油田,所以女儿叫晓江。恩,流浪生活的纪念品。就纪念品这几个字,突然让我觉得十分浪漫。希望我的生活也能有那么一种仪式感,一种浪漫。

有时候看政治家,或者说看李光耀和邓小平,能看到那种平和而坚毅的决心,也能看到那种分析问题举重若轻的判断力。作为一个理科生,第一次看到文科的力量可能就是从羡慕李光耀和邓小平开始。有时候我觉得可能这也不是文科的力量,是逻辑与分析的力量。我羡慕甚至嫉妒那种力量感,希望我也能一眼望穿本质,也能有高瞻远瞩的高度。

看科学家,或者说工程师,能看到那种对力量的由衷憧憬。他们只相信知识,知识是他们主义,他们为了知识而争吵,内心蔑视胸无一物的同行。跟老工程师谈,往往能感受到那种对整个行业忧心忡忡的焦虑,他们会讲这些不行,那些不行。。。

有时候想做一个浪漫的人,放荡不羁。有时候,又想做个有力量感的政治家,一眼洞穿事事。有时候,崇拜数学底蕴深厚,专业基础扎实的工程师,高山仰止,力量十足。说来说去,可能我只是一个妄人。
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